当前位置:主页 > T生活书 >《完美的一年》:当月亮映进你的眼里如一张大圆披萨,这就是爱 >

《完美的一年》:当月亮映进你的眼里如一张大圆披萨,这就是爱

汉娜
十五天前
十二月十九日星期二,晚上七点五十六分

当月亮映进你的眼里如一张大圆披萨,这就是爱……

当他们走进曼斯坦路上的里卡多义大利餐厅时,扑面而来的是狄恩马汀震耳欲聋的经典情歌。汉娜觉得,她这一生至今,还未曾如此紧张过,想到即将成真的美梦,心里彷彿住着一大群小鹿跳来撞去。

就如电话里所言,西蒙準时七点半到她家,非常绅士地挽着她到车门边,帮她打开车门请她上车,并等她坐好后才关上车门。

现在,在餐厅朦胧的灯光下,他帮着她脱下大衣,并以讚赏的眼神看着她,说:「妳真漂亮!」

「谢谢!」为了这场惊喜的约会,汉娜费尽心思打扮自己。平日如鸟窝般的红鬈髮,在她花了半小时以离子夹拉直后,现在柔软且自然地披落于肩(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再维持十分钟)。

为了配合她的红髮,汉娜戴上金色大耳环,这是西蒙从前送她的圣诞礼物。接着开始动手化妆,青春期结束后,她便不曾如此慎重地往脸上涂抹,且还试了最流行的「烟燻妆」。她曾在某处看过,像她这样的绿眼珠,衬上烟燻妆会显得特别神祕性感。

只是,完妆后镜子里的人却像是準备挺身对抗坦克车的女武士,沮丧之余只好全数抹去,重新化上自然裸妆,最后点上脣蜜。这样的妆扮她觉得自然且安心多了,她可不想西蒙一想到婚姻,就联想到监狱去。

如同西蒙在电话中的指示,她穿着「最漂亮的衣服」。其实不难选择,因为她只有这幺一件!在日常生活中,需要盛装打扮的机会实在少之又少,因此,她在衣橱里找了大半天,才从深处角落中拿出这件典型的「黑色小洋装」。接着,又几乎将整个放袜子的抽屉倒过来,才找出一双完美无瑕的丝袜。脚上穿的黑色高跟鞋,是为了西蒙母亲葬礼所购置,汉娜暗自希望西蒙不要一看到这双鞋就想起丧礼。只是,她认为比起盯着她的鞋子出神,西蒙今晚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「你今天也很帅!」当西蒙帮她把大衣挂好回来时,汉娜不由得出声讚美自己的男友。西蒙很少将自己打扮得如此绅士,自从失业后,更是疏于打理服装仪容。

今晚,西蒙穿着深灰细条纹西装,使得他高瘦的身材更显俊挺。白衬衫的衣领熨得工工整整,配上一条酒红色的领带,西装外套袖子下方,银色袖扣隐隐闪亮。看来西蒙今天还抽空去修剪头髮,原来一头深褐色的乱髮,现在已是服服贴贴地显现出「髮型」。瘦削的脸庞刮得乾乾净净,脸颊上的酒窝终于得以重见天日。还有,西蒙甚至将眼镜留在家里,戴起隐形眼镜。汉娜知道,只有在非常重要的场合,西蒙才会戴隐形眼镜,例如访问重量级的名人,嗯,或许还有求婚的时候?

「晚安!」一位面带微笑的侍者走到他们身边,「我是里卡多。」哇,连老闆都亲自出来招呼!

「晚安!」他们齐声回道。

「请问有订位吗?」

「有的,」西蒙点头:「克兰。」

「请跟我来。」里卡多说。连一秒钟的迟疑都没有,没有噗哧一声笑出来,更没开任何玩笑。这还真是难得,大部分的人听到西蒙介绍自己的姓氏「克兰」时,总忍不住要讲些谐音「克难」的双关语。汉娜觉得,这真是一个美好夜晚的好兆头。毕竟,再听到类似「克难(兰)?那可得请你先付款后上菜」之类的玩笑,实在只会让她跟西蒙打呵欠而已。只是,从口音上来判断,这位里卡多先生极有可能是外国人,并不了解这个德文姓氏的意思。不过不管是什幺原因,反正汉娜认定它是个好兆头就是了。

侍者领着他们穿过客满的座位区,来到餐厅最里端,拉开帘幕,一个独立用餐的小空间出现在眼前。

「哇!」汉娜不禁低呼,眼前的小桌子已为两人摆设妥当。银色烛檯上的三枝蜡烛,将桌上擦得精亮的酒杯与香槟杯照得闪闪发光。桌上的刀叉皆是银製餐具,厚实的白色锦缎桌巾,暗红的餐巾布,色调与前菜盘旁的一枝长柄玫瑰一模一样。「你真的确定我们不是要庆祝你找到新工作?」汉娜看着西蒙问,快乐得有些手足无措:「承认吧,你是《明镜》的新任主编!」

「可惜不是。」西蒙回道,笑容有些扭曲:「是为了别的事!」

「我很好奇,太好奇了!」就算汉娜之前对丽莎的推测还有一点怀疑,在看到如此浪漫的摆饰后,已全然释怀。这只能是为了求婚,不可能再有任何其他事了。如果真的不是为了求婚,那只能说西蒙的幽默感真是诡异。

「太太?」里卡多拉开椅子,正是摆着长柄玫瑰的座位,让汉娜能够入座。

「是小姐。」汉娜纠正他,并微笑地入座。虽然有点无聊,可是她实在忍不住要调皮一下,一边对西蒙眨眨眼。但西蒙没有任何反应,似乎完全不理解汉娜的隐喻,也不觉得有趣 恰恰相反!当西蒙在侍者拉开的座位坐下时,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,紧绷的五官,甚至可以说是相当苦恼。汉娜霎时决定,这一晚不再开任何玩笑,西蒙看来是这幺地紧张,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吧,毕竟求婚可不是天天发生的事。

「香槟?」里卡多问,边将香槟从桌边的冰筒里取出。

「好的,谢谢。」汉娜回答,一边拿起香槟杯朝向侍者的方向伸去,看到侍者讶异的神情,惊觉不妥而赶紧放回原位。看来这种行为只适合在酒吧里,在高雅的餐厅不该这幺做。

里卡多以熟练的专业姿势打开香槟,仅发出微小的开瓶声,先倒进汉娜的杯子,再给西蒙,微微朝着他们点了点头,便静静地离开了。

西蒙举起杯子:「现在?」终于有点笑容。

「敬我俩!」汉娜说,一边与他碰杯,再将杯子抵在双脣,享受气泡带来的特殊感受。

铃声将要响起,铃呀铃呀铃,耳边又又响起狄恩马汀的歌声,汉娜听到心里乱撞的小鹿跟着应和「铃呀铃呀铃」。

两人沉默地坐着,互相看着对方一分钟之久。只是,汉娜觉得自己是个闪着一千烛光的发光体,桌上的蜡烛根本只是摆饰而已,在她前面的人得戴墨镜才行。

心儿跟着雀跃,扑通扑通地跳。

「这幺浪漫的邀约是为了什幺?」汉娜终于受不西蒙一言不发的沉默,出声追问。只是一开口,她就后悔了。她早就下定决心,绝对不要由她开始。今晚,是西蒙的邀约,要让他主导一切,由他决定什幺时候开口。

只是,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,一下子便说溜了嘴(这一定是大脑短路的结果!)。她惭愧地垂下眼睛,觉得自己总是当不了一个守礼且有耐心的好女孩。不过,嗯,她也早就过了女孩的年纪,只是当个好女人大概也不太容易了。

「别急,亲爱的!」西蒙很快地答道,并伸手握住她的双手。汉娜被他冰冷的双手吓了一跳,身体不觉地缩了一下,她抬眼望向他。「首先,我想跟妳好好享受今晚的美食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」

「是的,完全正确。」汉娜很想大叫,用力捶胸顿足,这根本就是酷刑!如何叫她能安心享受今夜的美食?心中热切的期待不仅令她如坐针毡,更束紧了她的喉咙,使她呼吸困难。

就连摆在桌上的开胃橄榄,她也无法吞下,一颗也没办法!不要说橄榄,就连小豌豆都不行,噢,别说了,连吞口水她都觉得困难!她伸手拿起香槟,一口喝乾。好吧,吞口水应该还是没问题的。

「敬今晚!」她开口,并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要像受尽折磨。另外她也暗自祈祷里卡多赶紧出现,帮她倒杯香槟。她相信如果自己拿来倒,大约会被当成大老土。

「哎,亲爱的!」西蒙笑了起来:「我知道对妳来说一定是个折磨。」

「没错!」她回道。

「我可以跟妳保证,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。让我们先好好享受今晚的一切,」他倾身靠近她,垂着眼降低音量说:「在进入严肃的话题之前!」

「好,没问题。」汉娜不觉又乾嚥了一口,这回没有香槟。老天,西蒙还真会演戏,她从来不知道他竟然这幺有天分,可以将整件事搞得如此戏剧化。

「让我们先準备吃饭吧!」像是听到通关密语一样,帘幕突然拉开,里卡多现身,并将一个标有「本日特别推荐」字样的小黑板,跨在架子上。她与西蒙仔细地研读菜单,西蒙点了百汇沙拉及烤鲷鱼,汉娜则决定鲔鱼酱小牛肉及海鲜披萨。佐餐酒则是一瓶嘉维白酒。

「非常好!」里卡多一一记下后,拿起小黑板準备消失在帘幕之后。「抱歉?」汉娜出声阻止里卡多的离去,举了下空的香槟杯。管他这种行为是否太过粗鲁,但她需要香槟舒缓紧张的气氛。何况这瓶香槟一定是要钱的,待会上了嘉维白酒,香槟就会撤掉,这不是太可惜了吗?

「当然!」侍者拿起酒瓶,帮汉娜倒了一杯。当他转向西蒙时,西蒙的酒杯仍然半满,他微笑地以眼神示意拒绝。好吧,西蒙的确应该保持清醒,他还要实现计画,而汉娜只要在适当的时候说「我愿意」就行了。只要她还活着,就不难办到这点。

当这个世界显得闪闪发亮彷彿你已醉眼朦胧,那就是爱......

「医生到底怎幺说?」在他们又回到两人世界后,汉娜开了个新话题。

「没说什幺。」西蒙回答。

「什幺都没说?」

「那不重要。」西蒙不愿继续这个话题:「我觉得这个话题实在不适合在这幺浪漫的晚餐出现。」

「那请你告诉我,你觉得适合的话题是什幺。」

「妳不要生气呀!」

「我一点都不生气!」汉娜生气地说:「我只是觉得你现在对我做的事有点不公平。」

「我现在对妳做的事?」

「没错,」她点头:「你知道,我一向不是那幺有耐心。」

「『不是那幺有耐心』的说法实在太含蓄了。」

「你看,你明明知道那是我最大的弱点,现在还故意这样逗弄我。」虽然她从未跟西蒙说过,但这是他们两人之间最大的问题,西蒙的慢半拍,或者根本没反应的态度常常令她火冒三丈。而现在的情况比慢半拍还糟糕。 她的男友笑了:「拜託,汉娜,别破坏今晚的气氛。」

「啊,现在是我在破坏今晚的气氛?」她其实知道自己正在这幺做,也知道最好赶快停止,不要继续下去。只是,紧绷的情绪令她无法平静下来。此刻,她觉得喉咙哽着的石头渐渐变大,要不了多久,她就要失声痛哭了。

西蒙像是感觉到了,突然间,他温柔地看着她,握住她的双手,轻轻地抚摸着。「亲爱的,」他轻声地说:「我并不想折磨妳或惹妳生气,更不想让妳伤心落泪。」他叹了一口气,「我只是希望能毫无负担地享受一顿美好的晚餐,不过,如果妳受不了的话,我现在就可以告诉妳是什幺事情了。」

「喔,不!」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幺。一方面她恨不得马上从西蒙口中,听到梦寐以求的话。但另一方面,她又为了自己如此这般猴急而觉得难过,为什幺她就不能让西蒙在他自己觉得最合适的时刻说出口呢?

「没关係,」西蒙说:「这样也好,否则等到最后我可能也会失去勇气。」

「那我就洗耳恭听!」

「那幺,汉娜。」他仍然握着她的双手,只是握得更紧,像是怕她会跳起来离开他似的。这还真是荒谬,她怎幺可能离开呢?恰恰相反,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永远陪在西蒙身边,一生一世不分离。

「怎幺了?」说!她听到内心里有个声音吶喊着。

西蒙清清喉咙:「首先,我得告诉妳,妳今晚实在非常美丽。」

「谢谢。」喔,拜託,别废话了,赶快进入正题!

「第一次见到妳,是我去接约拿斯回家。当时,我可以说是一眼就爱上妳。」

汉娜不禁傻笑起来,有点不好意思:「嗳,你这个人!」

「真的,我没骗妳。我一见到妳,就知道你是我的梦中情人,直到现在一点都没改变。」「嗳。」汉娜脸红了。她得承认,自己突然非常喜欢西蒙的慢半拍,他可以慢慢来,不必急着马上求婚,只要甜言蜜语不断持续下去,多久都可以。

「妳精力充沛,元气十足!打从认识妳,我便深深折服在妳的活力与冲劲之下。虽然,有时我也不免会想,或许稍微放慢一点脚步也不坏。」

「是啦,可是我......」

「嘘,」西蒙打断她的话:「现在先听我说。」

「好吧。」

「有时,我会想像我们的孩子最好像妳,而不要像我。」他对着她笑:「这样,他们不只会遗传到妳的奇思怪想,妳的乐观天性,还会遗传妳那一头红鬈髮。」

汉娜反射性的举起手摸摸自己的头髮,不知之前的造型是否还维持着,或者已经自由发展成新髮型了。

「真的,汉娜。妳有我这一生最想要的一切:妳是我的梦中情人,我最亲密的好友,我的人生导师,我的生命支柱,所有一切的一切。拥有妳这样的女人,是每个男人最热切的盼望。」

西蒙声音渐渐提高,且显得过于激动,让汉娜几乎觉得丢脸了。她暗自祈祷,帘幕外用餐的客人不会听到这篇过分夸张的讚美之词,虽然这些话的确也满足了她的虚荣。

「谢谢你,西蒙,」汉娜说:「不过我想这样就够了。」

「不,」他一口回绝:「一点都不够,妳是我这一生的挚爱。」

「你也是我一生的挚爱。」

他困难地吞了口口水:「所以,接下来我想说的话,也就不那幺容易。」

轮到汉娜紧握西蒙的手,帮他打气:「你就直接说吧。」 「汉娜......」他闭上眼睛,片刻后睁开,直直地看着汉娜。那眼神,几乎要令汉娜融化了,这幺浓厚的感情,这幺多的爱意,全在他的眼神中表达出来。所有他要说的话,不管是否夸张,汉娜都会毫无保留地全部接受!「所以,所以,汉娜,我放妳自由!」

「我愿意!」汉娜大喊。

她跳起来,正想绕过桌子向前拥抱西蒙时,突然理解西蒙刚才说了什幺。在极度困惑中,她又坐回椅子上。

「嗯,抱歉,不过......你说什幺?」

「我放妳自由。」西蒙重複刚才的话。「我放妳离开,让妳与别人快乐地共度一生。虽然我很难过,但我觉得这是对妳最好的做法。」

「什幺?」汉娜摇摇头,设法令自己清醒,她一定是喝醉了。两杯香槟应该不可能让她醉到这般地步!她如触电般地从他手中抽回自己的双手。「我听错了吗?你要跟我分手?」他的幽默感果然很诡异!

「不,」他平静地说:「我永远不会跟妳分手,永远不会!」

「可是你刚刚不是这幺做了吗?」

「别这样,」他伸手想握住汉娜的双手,但她双手握拳拒绝。「我知道妳现在很困惑。」

「是吗?」她感到自己一边眉毛高高翘起,「为什幺?当男友才刚长篇大论解释完自己是他的梦中情人后,就立刻说要分手。这不是很正常吗?」

「请听我说,」他说:「我也不愿意这样做。」

「你是被强迫的?」

西蒙耸耸肩:「可以这幺说。」 

「啊!」这话更令她一头雾水:「谁强迫你?你该不会有另一个我不知道的神祕身分是间谍吧?你得销声匿迹?接受证人保护计画?」

「不,汉娜。」他悲哀地看着她:「我只是希望妳幸福,跟我在一起,妳不会幸福的。」

「你到底在说什幺?」她质问他,眼中的泪水已快夺眶而出。这一切都好不真实,她一定是在做梦,对,一场噩梦!

若你行于梦境,但知道自己并不是做梦......

「事情是这样的,汉娜。」西蒙再度清清喉咙,伸手抓过餐巾布,紧张地捏着,「看样子,我无法活到明年。」

她瞪着他,一脸无法置信。突然,她觉得一股燥热,转瞬又感到一阵寒冷,头晕目眩,身体非常、非常不舒服。

「什幺?」她以颤抖的声音,轻声问他:「你刚刚说什幺,我没听懂。」

「抱歉,明年此时,我可能已不在人世了。」

「来了!」帘幕突然拉开,里卡多走近桌边,欢快地将一瓶酒送到西蒙鼻尖下:「嘉维白酒!」

相关书摘 ►《完美的一年》:谁能想到这般清亮的灵魂之窗后,竟是混乱不明的神智

书籍介绍

《完美的一年》,脸谱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夏洛蒂.卢卡斯
译者:刘于怡

他阴错阳差拾获一份来不及实现的精彩年度计画,就此踏上一段温馨滑稽、笑中带泪的奇异旅程……

约拿单是一间老牌出版社的继承人,他事业有成、英俊多金,儘管已步入中年,还是维持健美身材。原本的美好人生却在他的婚姻忽然触礁之后变调,老婆离开他和他最好的朋友在一起(此人其貌不扬又没钱),约拿单每每思及此事,心跳就飙破一百七。他变得愤世疾俗,生活中的乐趣只剩下写信给报社抱怨错字和滥用标点符号、捡拾路上的狗大便(一边抱怨饲主),以及写信给政府抱怨跨年烟火实在浪费公帑。更惨的是,他的出版社开始面临经营危机。

一月一日这天,约拿单在公园里晨跑完,发现自己的脚踏车手把挂了一个袋子,里头装着一本札记,开头写着:「你的完美一年」,每天都规划了一项任务,例如「在小小咖啡馆吃蛋糕」、「参加〇〇作家的讲座」,还摘录各种发人深省的短文。约拿单对这正能量满点的内容嗤之以鼻,然而,他不知道的是,这本手帐其实是留给一名已逝之人,原来是一份来不及实现的精彩年度计画……它将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带领他经历一连串奇遇、扭转他的人生。

面对伤痛,为什幺一定要乐观坚强?遗憾过后,该怎幺把握下一个幸福契机?

《完美的一年》:当月亮映进你的眼里如一张大圆披萨,这就是爱   
上一篇: 下一篇: